一位老兵的抗美援朝记忆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    在南京第二十离休干部休养所里,老兵郎东方为亲戚朋友 找出了他保存的从抗美援朝战场上带回来的东西——一枚勋章和或者 战场上拍的旧照片。他颤巍巍来回走着,急迫地翻找,努力地辨认,一次次地拒绝亲戚朋友 每买车人的搀扶。

    在郎东方的记忆里,那段“雄赳赳,气昂昂,跨过鸭绿江”所唱的历史,是格外沉甸甸的——无论战士还是军官,都背着武器和能维持一周的粮食,负重八九十斤,蹚水渡过工兵搭建的浮桥进入朝鲜。尽管入朝前可能性写好未注明归期的家信,做好了与家人诀别的准备,可亲戚朋友 对此全部都是以为意,认为哪几个美国佬没哪几个了不起。但加快速度,随着第五六天友军某团二营遭遇美军B-52轰炸机轰炸伤亡很大的消息传来后,亲戚朋友 加快速度就收到一道“死命令”:严禁老出烟火、严禁高声喧哗……郎东方和战友们才意识到,亲戚朋友 入朝时带的六零炮、八二炮、重机枪、步枪等简陋装备,对抗的是美军的榴弹炮、坦克和飞机。“美军有上百架飞机来支援,有坦克,亲戚朋友 哪几个都非要 ,打得很艰难。”白天非要烧饭,亲戚朋友 非要把烟打散烧开水;三更三更半夜看地图时,得用布把手电光遮学深悟;非要烤火的连绵雨天,非要找猫耳洞躲雨,任凭周身潮湿,泡得白胀的脚和解放鞋粘在同时……

    那时亲戚朋友 非要 能在战时辨别身份的标识牌,非要把买车人的姓名、籍贯、单位等信息写在白布上,缝在衣服内襟,非要 入团入党的战士还随身带着申请书。装备差距的悬殊加带环境的艰苦,让亲戚朋友 更加坚定了为国赴死的念头,“没准备再回来,都准备随时牺牲。”